盖棺论定流沙河,知小节而无大义_历史

北流新闻网 时间: 2019-12-06 07:34 来源:

流沙河,本名余勋坦,四川成都人。1931年11月11日-2019年11月23日,出身于旧社会剥削阶级家庭。流沙河在新社会,从事文学工作。1957年参与创办《星星》诗刊,发表《草木篇》,被化为右派。改开之后,平反。引进和介绍诸多台湾现代诗人,尤其是对余光中尤为重视。晚年,多谈先秦,特别是《诗经》《庄子》,说说文解解字,谈谈草木虫鱼,也是很好的。

盖棺论定流沙河,知小节而无大义

 

上世纪九十年代,身居穷乡僻壤,还是很感谢流沙河的书,看到了海峡那边的文学风景。当时也难以知道他的政治立场,只约略晓得他是右派分子,受过很多苦。直到十二年前,因为流沙河的一次演讲:《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》,这才猛然间发现需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位从旧社会走来的诗人。

《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》是一篇典型而奇葩的跪舔演讲,全文都是采取倚老卖老的姿态,试图向现场听众以及网民、社会大众灌输,“我的亲身经历才是真实的”的腔调。他无非是想说明,“抓壮丁”是不存在的——“我没有看见任何强迫,全部是招派,而且都是自愿的。”——到底是不是如同所说的99.99是自愿的呢?无论是从新中国的资料来看,还是国民党、国军系统的文件来说,都是毫无争议的。从蒋介石、蒋廷黻、何应钦,再或者国际汉学家史景迁、费正清等等的估算,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期间,国军强征的壮丁,在征兵途中死亡与失踪的数字,最少也在三四百万,多者达到千万之多,大抵估算为八百万左右。

为什么流沙河这么偏执的要替民国时期的征兵制洗地呢?原因很简单,还是要回到他的出身问题。他是阔少爷,解放前的生活优渥,童年时期便可以深度学习古文。因为他的父亲余营成,不只是国民党基层干部(县兵役科长)、黑社会(袍哥),还是大地主,作为典型的历史及现行反革命,于新中国建国之后,被镇压、枪毙。余营成作为基层征兵干部,虚造名额吃财政,强行征发丁役。流沙河这篇演讲,还说美国军营纪律涣散,大量物资包括枪械被中国人偷盗窃取,他是有份参与者还是亲眼目睹、或者道听途说呢?

流沙河可能觉得自己年龄大,似乎就有了夸夸其谈篡改历史的资格,其实历史的见证人还有很多,出生于1913年的王定国、出生于1915年的马识途,这两位著名的老革命也是四川人,王定国是谢觉哉夫人、著名导演谢飞的母亲,马识途是解放前重庆地下党负责人、著名作家,他们也是四川、旧中国的见证人和新中国的建设者,历史如长河,无论是涓涓溪水还是滔滔不绝的主流,总是有太多的目光看到过。

流沙河作为诗人,有自己的审美,也是在文学史上占据一页的。然而作为中国人,他是有问题的。知小节而无大义,甚至可以说是文贼。小节便是那些技术活儿,无论是写诗还是鼓捣古文字;春秋大义和为人民服务,便是缺失的;人到晚年,而不深刻反思新旧中国的本质区别,还要做无谓的翻案。

流沙河代表了一类人,古已有之,如今也有之。他们的目光狭隘,只在乎自己阶级的所见、所得,当然有些人享受过旧时光的美好(流沙河作为阔少爷),有些人则是寄己于所谓民国的风花雪月,全然就是泥腿子为地主老爷较好,反而攻击诉说真实历史的人。这些人的脑子里,都不只是水,而是混凝土浇筑。以下,节选某人的发言,起因便是讨论“流沙河证明壮丁自愿”:

每个人看世界的角度不同,国民党不一定是错的。

你我毕竟生于新社会,所知都是从书上看的,别人说的。世事是立体的,不可妄下定论。

老话说:“人各有心,心各有见。”

任何时候,不要对自己的见解太过于自信。先撇开历史真相不论,老先生尸骨未寒发表这种调调,居心何在?

流沙河曾亲自对媒体做过口头陈述。不要善恶不分,是非不明。

我觉得老先生说的可能就是实话,历史的真相往往不在书上,不在执政党的宣传教科书上。

尽信书,不如无书。

少看杂文、网文,多看经典,理性分析。总之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”

腐儒不可与论道。

任何人看事情都是片面的,不可能全面。

我只能告诉你,任何事都阴阳两面。有些名家的观点也是胡说八道,不要认为那就是真相。

共军说是“抓壮丁”,国军说是“征兵”。就像地主说共军是“打劫”,共军说是“没收”。

我就觉得流沙河先生是一个说话很实诚的老人家,不应该这样遭受不明真相的群众诋毁。

世间没有真相,只有实情。

你说你的真相,我从不求真相。司马迁的《史记》是真相吗?

这一位自称看过流沙河所有书的私淑弟子,可以强行为流沙河辩护,而全然不顾历史材料也算是让人开眼了。流沙河是个有一定贡献的诗人,他明为旧社会辩护有其内在的逻辑。新社会的70后、80后,这么杂七杂八的历史虚无主义,就太荒唐无稽了。

为诗人流沙河的去世而叹息,绝不为虚无历史的流沙河而叹息。

编辑:木木

上一篇:李白轶事:他不仅是诗仙,还是书法家_历史
下一篇:闲话【凌烟阁】:一家人不说两家话_历史
友情链接: